克拉地峡 揭克拉地峡运河最新进展 泰国克拉运河最新消息

  泰国克拉运河最新消息,揭克拉地峡运河最新进展,中泰两国要在泰国建设克拉运河,绕开马六甲海峡?中国驻泰国使馆对新浪表示,中国政府没参与过;泰国使馆则表示不知情;至于新闻中提及的中国公司,则显得很神秘。

  这几天,关于中国参与泰国克拉运河开发的消息被广泛传播,这遭到了外交部的否认。媒体报道称:“中泰克拉投资公司和亚洲联合投资集团已经签约泰国克拉运河项目合作备忘录。”记者调查发现,中泰克拉投资公司在4月9日签约前一天才在北京刚刚注册成立。关于亚洲投资集团,记者多方求证都未能了解到泰国是否有这样一家足以承接国家项目的公司存在。

  一家神秘的中国公司宣称要参与投资200多亿美元的泰国克拉运河开发,但其与泰国公司达成的可能仅仅是一份民间合作协议。

  从5月16日开始,陆续有媒体转载一则报道:泰国克拉运河研究和投资合作洽谈会日前在广州举行,会上签署了泰国克拉运河项目合作备忘录。同一报道称,更早的4月10日,中泰克拉基础设施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中泰克拉投资公司)和亚洲联合投资集团已经签约。

  然而外交部发言人洪磊5月19日表示,并未听说中国政府有参与克拉运河项目的相关计划。同一天中国驻泰国大使馆称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迄今为止没有参与关于此项目的研究和任何具体合作,也未就此问题发表过任何立场。

  要参投这一巨无霸项目的双方民企到底什么背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中泰克拉投资公司在4月9日签约前一天才在北京刚刚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郭羿。该公司注册资本金20亿元人民币,有一名自然人股东和一名法人股东。自然人股东李亚斌还在一家名为中投亿星的新能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法人股东中投亚联(北京)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下称中投亚联公司)实际上由郭羿全盘控制。

  签约另一方的亚洲投资集团更是名不见经传。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求证都未能了解到泰国是否有这样一家足以承接国家项目的公司存在。截至19日下午发稿,记者未能联系上两边相关人员置评。

  此外,有关注政局的泰国当地人士19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新闻中提到的该集团董事局主席察哇立・荣斋育上将目前已经不在泰国军方或政府任职,无法代表泰国现政府。

  克拉运河设想历史悠久

  事实上,上周开始就有媒体报道泰国克拉运河研究和投资合作洽谈会在广州举行的消息,但直到参考消息转载外媒报道后才引起广泛关注。

  报道称拟议的克拉运河项目全长102公里,400米宽,水深25米,双向航道运河,横贯泰国南部狭长的克拉地峡,连通印度洋和泰国湾。25米的水深意味着最大的40万吨级超大型散货运输船也可以从这一运河通过。就这一项目,中泰克拉投资公司和亚洲联合投资集团在4月10日就已经签约。

  克拉地峡最窄仅有44公里,开凿一条运河的设想在泰国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最早在17世纪就已经有过开凿克拉运河的相关研究,但一直停留在设想阶段。直到上世纪80年代,美国曾有机构就运河施工曾向泰国交通部进行过汇报,包括三菱等日企也都被吸引进来。

  更为详细的研究来自日本的全球基建基金(Global In云南癲痫病医院frastructure Fund),其在上世纪90年代进行的可行性研究认为开凿这条运河的投资至少超过200亿美元。而根据近两年不同媒体的报道,开凿运河预估所需的投资额近年来还在不断上涨。

  但运河带来经济利益可观。按照前述报道,相比马六甲海峡,未来船只走克拉运河航程会至少缩短约1200公里,可节省2到5天航运时间,燃油成本也有望明显降低。而对于泰国来说,这一巨大的工程也将会带来可观的用工需求以及未来长期的航道费收入。

  中方公司签约前一天成立

  能参与如此规模的项目,这家中泰克拉投资公司有什么背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企业注册登记信息系统发现,中泰克拉投资公司是今年4月9日,也就是双方签约前一天才在北京注册成立。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中泰克拉运河公司注册资本20亿元,股东包括中投亚联公司和自然人李亚斌。中投亚联成立于2013年11月,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股东为郭羿和他独资的汇金亚联投资有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中投亚联定位于艺术品投资,曾承办过中央部委主办的艺术活动。中泰克拉投资公司的另一股东李亚斌则是一家名为中投亿星新能源投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家公司注册资本6000万元,官网显示其三大业务为合成氢燃气、能源装备制造和太阳能光热发电。

  两位出资人在各自业内并不为人熟知。不止一位新能源行业的资深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前从未听说过中投亿星新能源这家公司。记者咨询的艺术品投资领域人士也表示对中投亚联并不了解。

  关于签约另一方亚洲联合投资集团的信息则更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查询并求证,均未能了解到这家公司的背景。依照签约仪式上给出的英文名Asia Union Group Ltd。,记者仅在香港公司查册处官方网站查到一家同名的公司,但其业务范围、公司董事等基本信息都看不出与泰国的关联。

  备忘录恐不具备实际效力?

  外交部发言人洪磊5月19日表示,并未听说中国政府有参与克拉运河项目的相关计划。同一天,中国驻泰国大使馆也称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迄今为止没有参与关于此项目的研究和任何具体合作,也未就此问题发表过任何立场。

  事实上,被广泛传播的那篇报道本身就存在很多让人疑惑的内容。报道称,泰国克拉运河项目的合作备忘录是不久前在广州的一场泰国克拉运河研究和投资合作洽谈会上签署的,但同一报道又提到中泰克拉运河公司和亚洲联合投资集团在4月10日就已经签约,前后存在矛盾。

  而报道提到的泰国军方、政府人士的信息也存在问题。报道原文提到,郭羿是“与亚洲联合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泰国三军总司令、泰国前总理兼国防部长察哇立・荣斋育上将就合作项目共同召开发布会,在泰国王室秘书长派雍・素玛少将的见证下,对泰国克拉运河投资建设等项目进行签约”。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咨询了在泰人士后注意到,察哇立・荣斋育(Chavalit Yongchaiyudh)并非是所谓的现任泰国三军总司令。察哇立・荣斋育曾经在1997年前担任过泰国总理,此后也在2000年之后先后担任过国防部长和副首相的职务,但目前他并未担癫痫病神经脑里不能怎样任任何的政府或军方职务。此外记者也无法确认新闻中提到的泰国王室秘书长见证一事是否属实。

  察哇立・荣斋育是泰国为泰党的创立者之一,英拉和他信两任总理都来自这一党派。但2013年的政局动荡后,为泰党已经沦为在野党,无法决定泰国的重大项目决策。可以佐证的事例是,泰国新政府上台后,英拉政府与中国达成的“大米换高铁”计划就很快被取消。

  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夏友富19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国内关于克拉运河的报道非常混乱,新闻里提到签署的备忘录未必具有任何实际效力。夏友富曾对克拉运河项目进行专门研究,不过他拒绝向记者透露其目前研究的进展。

  【时事】

  5月14日,一则有关“泰国克拉运河项目合作备忘录在穗签署”的消息由《南方日报》率先报道,之后在网络上被广泛转引。

  5月19日,国内网站又纷纷引用台湾中时电子报5月18日的一则报道称,“中泰两国在广州签署‘克拉运河’合作备忘录,让这项延宕10年的世纪大工程向正式开工跨出一大步。”

  5月19日,中国驻泰大使馆出面澄清: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迄今为止没有参与关于此项目的研究和任何具体合作,也未就此问题发表过任何立场。

  在有与无之间,传说中的“中泰克拉�\河”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传说中的克拉�\河�目】

  拟议中的克拉运河项目,是近年来中泰两国学术界在研讨的项目之一,指在泰国克拉地峡区域挖掘一条沟通泰国湾与安达曼海的运河。

  克拉地峡位于泰国南部马来半岛上,两侧海域分属太平洋与印度洋,地峡最窄处不足100千米。计划中要开凿的运河宽400米,水深25米,双向航道,适合远洋大船进出。

  修建完成后,船舶借此可直接从印度洋的安达曼海进入太平洋的泰国湾,与取道马六甲海峡相比,航程至少缩短约1200公里,可节省航运2―5天时间。

  【辩论焦点】

  中国有必要投巨资修建泰国克拉运河吗?

  【凤凰网投票情况】

  【中国网民在时事辩论会微播中的留言】

  【赞同观点】

  他爹说:应该看到,这条运河不但对中国有巨大利好,也是对亚非欧其它多数国家的利好,因此,其对泰国的诱惑力更大。要充分利用中泰的传统友好关系和亚投行的力量促成此事,分散风险,避免中泰政府直接出面和出资,干得好!

  superking51:当年美国称霸海洋,很大程度上是凭借其控制的巴拿马运河、苏伊士运河、马六甲海峡,甚至是直布罗陀海峡、台湾海峡、巴士海峡,都有美国的身影。中国要实现“一带一路”,必须要有自己的航道,否则必将遭到美国掣肘。

  我是常箐: 不是必要而是需要。第一,这运河可让中国的生命线绕过马六甲, 同时也缩短航线,降低成本; 第二,搞这个工程可帮助中国出口剩余产能; 然后,这也是提升中国在亚洲影响力的重要一步。

  剑门雄关2010:美国围堵中国,制造了马六甲之困这个套在中国脖子上的枷锁。瓜达尔港,建中巴公路和铁路睡觉身体抽搐是病吗,一带一路目的就是要解此困。巴基斯坦够朋友,大力支持。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中泰克拉�\河”,中缅油气管道应运而生。美国定会找茬。果敢之战就是明证。为经济发展,投巨资,值!

  平凡的老营长:对中国而言投巨资修建克拉运河有必要,一旦中美日发生冲突,大陆一半以上进口的石油,经过马六甲海峡会遭美日封锁,中国大陆将蒙受巨大损失,但开通泰国克拉运河,可让中国大陆摆脱困局。

  【反对观点】:

  红军抗日:中国不会投巨资在泰国修建克拉运河,主要原因有:1、泰国政局不稳,极有可能对中国投资带来负面影响;2、修建克拉运河,就等于挑战了美国控制的马六甲海峡,将会加重中美互不信任的程度;3、中国目前尚没有能力保护克拉运河的正常运营。

  老马恋途:投资应考量是否能盈利, 或至少收回成本。在他国领土上开河,所有权是他国的,自己最多有一点受制于人的使用权。不要说图利,就是收回巨额投资成本也极难,更说不定还会打水漂呢!这种得无把握的投资干不得!

  路在脚下大路通天:能源运输航线安全是中国短板,马六甲中国无法控制受制与人。能实现将拓展中国能源运输安全。想法很好但不可能成真。��开政治军事因素,单是经济利益有可能成真!�e说美国不同意,东盟泰国都不会同意。地域政治利益各国相互牵制。泰国美国在东南亚最重要的军事重地,能容中国在泰立足,只能是纸上谈兵!

  清河王振营:没有必要,因为泰国也是一个不稳定的国家,没有安全性。还是把力量放在提高国家军事力量上,有哪一个国家敢阻断美国的航运安全呢?

  蜀中明珠:从大的战略上来讲,当然相当有必要,但现实上中国没有能力控制泰国的政局,到时候花了银子竹篮打水一场空,成了美泰同盟的嫁衣。

  “中泰克拉运河”涉事公司:这是国家绝密

  网友兴奋

  有报道称,“中泰两国在广州签署‘克拉运河’合作备忘录,让这项延宕10年的世纪大工程向正式开工跨出一大步”。而所谓“中国利用克拉运河破解马六甲困局”的说法让不少网友大为兴奋。

  国家绝密?

  记者联系到相关公司负责人。当记者追问合作备忘录的具体内容时,他回答说:“这是国家绝密,不能告诉你。”随后以有事为由挂了电话。

  19日,一条有关“中泰签署克拉运河项目合作备忘录”的报道登上国内各大网络媒体头条。所谓“中国利用克拉运河破解马六甲困局”的说法让不少网友大为兴奋。

  读完这条报道,感觉克拉运河建设似乎开工在即。那么,媒体相关报道是否属实,所谓的“中泰签署克拉运河合作备忘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世纪大工程向正式开工跨出一大步”?

  消息来源引发质疑

  记者调查发现,这一消息最早由台湾《中时电子报》于18日报道,之后被大陆媒体纷纷转载,迅速形成网络热点。

  《中时电子报》的报道称,“中泰两国在广州签署‘克拉运河’合作备忘录,让这项延宕10年的世纪大工程向正式开工跨出一大步”。然而,《中时电子报》援引的消息源是宁波海事局官方微博睡觉发作是什么病于15日发布的一条消息。对此,有网友质疑,这一重要消息为何由宁波海事局通过微博发布。

  记者19日上午在宁波海事局官微上并没有找到这条微博,随后联系到宁波海事局负责官微运营的一名工作人员。这名工作人员介绍,官微确实曾经发过这一消息,但事后感觉内容敏感,所以删除了。此外,宁波海事局并不是消息的直接来源,而是转载了《南方日报》的报道。

  “助推我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

  签字现场无官方人士

  经过一番搜索,记者在《南方日报》网站上找到了一篇题为《泰国克拉运河项目合作备忘录在穗签署》的稿件,发布日期为14日。

  稿件说:“日前,泰国克拉运河研究和投资合作洽谈会在广州举行,会上签署了泰国克拉运河项目合作备忘录……据龙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开凿修建克拉运河不仅将惠及广东、福建、上海、江浙等沿海地带,更有助于中国加强与东南亚、中东、非洲、欧洲各国的贸易往来,助推我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据泰方有关负责人介绍,项目将为泰国民众创造可观的就业机会。”

  从报道中可以判断,签署备忘录的双方应该是“龙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与所谓的“泰方”。

  记者联系到一名当时在签字现场的人士。这名人士说,会议现场当时没有官方人士出席,有名为“泰国运河国家委员会”的泰方出席。

  这名人士结合自己在现场的观察判断:“这个合作就是一个非常前期的东西,没有实际开工,也没有内容。”

  随后,记者联系到“龙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一名姓林的负责人拒绝回答记者一切问题,包括泰方具体情况,甚至企业任何具体信息,均以“不好意思、不清楚”为由搪塞。

  当记者追问合作备忘录的具体内容时,他回答说:“这是国家绝密,不能告诉你。”随后以有事为由挂了电话。

  记者在广东工商局官网上查询“龙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结果显示:字号“龙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在广东省范围内暂未被使用。

  这个所谓的项目迄今均是“子虚乌有”

  中国驻泰使馆:中国官方未参与

  针对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中泰两国在广州签署克拉运河合作备忘录”的消息,中国驻泰国大使馆19日表示,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迄今为止没有参与关于此项目的研究和任何具体合作。

  中国驻泰大使馆回应说,注意到了关于克拉地峡的消息,据中国驻泰使馆了解,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迄今为止,没有参与此项目的研究和任何具体合作,也未就此问题发表过任何立场。

  有专家表示,近年来,有关克拉运河项目的说法曾多次传出,但迄今为止,这个所谓的项目均是“子虚乌有”。

  外交部发言人:我们也是从媒体上看到的

  5月19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有报道称,日前中泰双方企业就泰国克拉地峡运河项目签署合作备忘录。请问中国政府对此持何态度,是否参与该项目?

  答:我们也是从媒体上看到有关报道。我没有听说过中国政府有参与该项目的计划。